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 天极网 > 数码 > 相机>新闻>共享相机即将到来 摄影不必穷三代

共享相机即将到来 摄影不必穷三代

Yesky数码影像频道 2017. 06. 02 作者:野狐禅 责编:野狐禅
我要吐槽

责任编辑

  【天极网数码频道】“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这句调侃表明了摄影爱好者高价买相机的现实。即便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在越来越看重颜值,图片和视频成为主流信息传播载体的时代,用好相机拍出好照片也成了“刚需”。

  摄影爱好者李韬发现了这个痛点。他从法国留学归来后辞去了国家公务员的工作,2013年10月从淘宝网店主起步直至创办“一拍机合”,在这里用户可以用每天几十元甚至几元的价格租用到多种相机,让原本“天价”的奢侈品走进了寻常人家。从淘宝开始到发展线下门店,从单纯的相机租赁拓展到提供摄影培训等增值服务,仅仅3年,几乎从未宣传的“一拍机合”拥有了近6万用户,已在北京、成都有线下门店,今年年底将拓展到5个城市。

共享相机即将到来 摄影不必穷三代

  李韬告诉记者:“共享相机可以让用户用低成本享受到优质的影像服务。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事可以通过共享实现,希望人们把更多金钱和时间用在人生体验上。”

  从淘宝相机租赁开始发现共享相机的高需求

  李韬在法国留学和工作时几乎走遍了欧洲所有国家,慢慢地琢磨怎么在旅行中拍好照片。从拍清楚景物开始,后来渐渐学会构图、调光,几年下来买相机、摄影书籍等累计烧钱“近20万元”,他笑称当时的自己就是一个“单反穷三代”的典型。

  2010年回国后,李韬接触了很多摄影爱好者,深感他们的痛点:在硬件方面,“器材党”需要不断高消费投入用于买卖相机;在软件方面,那时线下摄影培训匮乏,网络上教学视频也不多,“技术党”学习摄影不方便。他渐渐萌发了做相机租赁的想法。

  由于淘宝网已经深入大众生活方方面面,2013年10月,他用50万元买了约80台相机,在淘宝上开了一家相机租赁店。有很多人机缘巧合地搜索到他的店铺,“被动地”成了他的客户,当时一个月能有50单,客单价约300元,创业的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

  虽然当时共享理念还没有普及,但用户对这种新鲜的模式还是很感兴趣。李韬发现,这不仅能解决摄影爱好者的器材基本使用需求,也能让很多人摆脱资金束缚,不断体验到高新科技带来的器材升级、换新的乐趣。

  “如果未来能改变大众的消费和生活习惯,那也算我为社会绿色可持续发展做出的一点小贡献。”李韬说。

  后来,实在忙不过来了,李韬选择专职创业。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放弃了很多人眼里的“光环”,决心要在这片“荒芜”的市场里做出自己的事业。

  李韬曾从事商务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他深知国内信用环境薄弱,和西方差距不小,国内租赁的新兴行业只有做线下店才能增添信任感。同时,与客户建立面对面关系,可以获知更多人对于影像服务的需求。另外,相机租赁费虽然便宜,但8000元以上的押金还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他希望在线下开展个人信用担保免押金的尝试。

  2014年春节后,李韬在北京北三环开了一家线下店,起名“一拍机合”。这不仅成了国内少有的成规模地经营相机租赁服务的公司,他也第一次面对面接待了第一位从线上走到线下的顾客。

  令人意外的是,在线下尝试中,他发现在起初的顾客群中有50%为“饭拍党”(指拍明星的粉丝),一群18岁左右的小姑娘,租用最专业相机去机场、演唱会拍摄自己喜欢的明星。但是,她们虽然租用了最好的相机,但是因为不懂技术,拍回来的照片很多都是模糊的。

共享相机即将到来 摄影不必穷三代

  不少人总缠着“一拍机合”的工作人员询问:为什么我拍的明星不美呢?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其他用户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你教教我怎么用吧。虽然工作人员给他们提供说明书或教学视频学习,但没有针对性,用户又很懒,导致体验效果很差。

  “用户需要摄影的增值服务。”李韬的思路一下子被打开,用户不只需要租赁相机,他们最终目标是“拍出好照片”。他想到了从实战角度出发的摄影教学,在实用化的同时融合美学的角度提供摄影审美,这些都是客户愿意买单的。

  以线下店为载体,李韬从客户身上发现他们对于影像的更多需求,他们偏好本地化服务,希望可以变通解决昂贵的押金问题,这些需求在线下实践中逐一解决。因此,即使国内线上摄影器材租赁出现了多家同行,但在线上线下同时开花的“一拍机合”迎来了发展机会。

  和母亲一起创业 全家人找到人生乐趣

  从“最稳定”的公务员到“最折腾”的创业,在辞职创业之初,在国有银行工作了一辈子的李韬父母不同意。后来,李韬父母不仅同意了,在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创业事,退休的李母还从老家赶来鼎力相助。

  李韬猜测支持的原因是,“爸爸妈妈那代人经历过改革开放、下海潮,也曾因为各种约束而不得不放弃自我,他们或许在我身上实现了自己曾经的愿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出自母爱。”

  事实上,创业最初的一年多时间,公司里只有李韬和李母两人。在银行做财务工作的李母负责公司的财务、客服、仓库管理,甚至还打扫门店,更操心着儿子的生活。

  一次,一位日本人租赁了相机需要上门送机,可北京突降大雪,交通几乎瘫痪。在外的李韬给母亲打电话,让她取消这单服务。李母嘴上答应了,自己却抱着相机出了门,走着去给顾客送相机,在雪中走了近一个小时。这位顾客在见到满头是雪的李母后,感动不已,连鞠三躬。后来李母告诉儿子:“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信誉。”

  让母亲又开始操劳,李韬心理总是有些歉意,可后来他意外地发现,母亲的生活状态也被创业改变了。

  刚退休的那段时间,李母在家郁郁寡欢,因为心脏病还总是卧床,给儿子打电话总是离不开穿得暖不暖、吃得好不好、找对象了没有老三样问题。但创业生活的忙碌和不断接触新观念感染了她,让她开始了崭新的退休生活。

  如今,年近60岁的李母看上去神采奕奕,气质斐然。她乐于接受新鲜事物,有很多年轻人朋友。前几年,李韬带父母去新西兰游玩时,母亲自己驾驶飞机独立起飞和翱翔,在北极游玩时,母亲还和父子俩一起半夜在雪地里狂奔,开心地像个孩子。不久前,李母自己要求去肯尼亚拍狮子老虎,俨然探险家模样。

  “我没想到创业改变了我们家庭的亲子关系,让我的父母找到了人生更多的乐趣。”李韬坦言,他曾拉过很多能干的朋友一起创业,但最终总是卡在父母那一关,他特别想告诉父母那一代人,退休的生活不是只有帮儿女看孩子,其实可以有更多乐趣。

  增加影像增值服务从小共享拓展大共享

  创业近3年来,相机租赁业务稳步上升,李韬也开始尝试提供更多样的影像增值服务。

  现在,“一拍机合”推出的摄影培训课程很受欢迎。他们从中央美术学院等专业院校聘请老师,把专业的摄影课程优化为实用性课程,小班一对一带相机教学,(一人一台单反带回家免费使用1个月),不仅教授构图、打光等摄影基本技法,还让学员学会如何高级地修图,把普通的照片修出国画风。

  同时,李韬在和银行、网络信用担保机构谈合作,未来有希望大规模地以个人信用担保,免押金租赁相机。他还正在调研、研究如何吸纳家庭闲置相机共享的服务,让小共享变成大共享,提供全方位的城市影像服务。

  为了创业,33岁的李韬曾经卖掉自己在北京的房子。面对后来房价暴涨的现实,他承认自己有过压力和负面情绪,但他不后悔,这几年所占领的创业先机,以及得到的精神收获更为无价。

  “我希望能改变行业的消费习惯,让我们的品牌更可靠、更有信任感,让人们可以通过共享享受更多彩的生活。”

共享相机即将到来 摄影不必穷三代

作者:野狐禅责任编辑:野狐禅)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游戏整机手机家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