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 天极网 > 数码 > 相机>新闻>相机业下滑 "新海鸥"二次转型寻出路

相机业断崖式下滑 "新海鸥"二次转型寻出路

Yesky数码影像频道 2017. 05. 03 作者:野狐禅 责编:野狐禅
我要吐槽

责任编辑

  【天极网数码频道】三年前,那只折翅的“海鸥”重新展翅,曾梦想着一飞冲天。然而,这几年照相机市场断崖式下跌,让这只还没来得及长大的“新海鸥”始料未及。

  作为海鸥学习的行业标杆,尼康索尼等也纷纷陷入困境。上海海鸥在数码相机这条路上举步维艰,似乎又走入了一条死胡同。作为老品牌,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这一次,“海鸥”将如何抉择,能否在绝境中找到一条活路?

海鸥58-I型,它在1958年1月由刚成立的上海照相机厂生产

东风120型,主要产于1970年至1973年,共生产97部,现已成为世界级收藏家们的“宠物”

  “新海鸥”曾一度供不应求

  “新海鸥”的发展还算顺利,经过与“老海鸥”产权、人员分割后,产品研发步入快车道。2014年初就推出CF100CK20两款数码相机

  日前,记者来到松江区明南路288弄,这里是老国企上海海鸥照相机公司所在地。这家老品牌曾创造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相机产业的辉煌。如今,大门前的大理石上已换成新标志“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

  曾几何时,上海的“海鸥”几乎是照相机的代名词,也是时尚的象征。为购买海鸥相机,上海市民曾彻夜排队。海鸥4型、海鸥DF型等一批经典相机陆续出现。鼎盛时期,全厂员工达6000多人,年产值10多亿元。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面对国外数码相机的冲击,受体制束缚等原因,海鸥相机还没来得及高飞,就一头扎在地上。2004年海鸥厂整机全部停产,生产销售数字定格在2066万台。这一数字成为“老海鸥”的记忆,挂在新海鸥厂的历史墙上。

  如今,大门前的这个新厂名,是“海鸥”停产10年后的一次重生。

  2014年初,记者曾率先报道上海海鸥相机重新投产、依靠数字转型复出的消息,一度引发各界关注。不少市民惊呼,曾经创造出无数个行业第一的那个“国民相机”又回来了。

  这“回来”的故事颇具戏剧性。据了解,现在的投资人之一安国军是“相机迷”,海鸥相机曾给他留下过美好回忆。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他,一直有复苏“海鸥”的梦想。而当年曾在海鸥厂不远的上海奔腾电工当总经理的曲建涛,上班路上经常路过颓废的海鸥厂,今昔对比,让这位对民族品牌有着一份特殊情怀的职业经理人,有了重振“海鸥”的冲动。一位投资人、一位职业经理人,就这样一拍即合。

  作为老国企,历史的包袱有多重,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刚进入海鸥厂时,着实把曲建涛他们吓了一跳。“要想复活‘海鸥’,必须轻装上阵。”这也是上海市国资委等部门提出的明确思路。“必须让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这只‘新海鸥’与‘老海鸥’脱离干系,民营资本占绝对大头,老海鸥集团只以品牌入股,不参与管理决策。”

  国资监管部门敢于将老品牌从“冷库”中释放出来,可以说在“海鸥”复苏上做了一次有益的探索。

  另一方面,在2009年正式入股“海鸥”时,这支民营资本团队早已“盯”上深圳的一支数码相机技术研发团队。这支团队集聚光学、图像处理等一批高手,掌握着现代数码相机的核心技术,但他们空有一身功夫却不能施展,因为国内没有一家能够真正把数码相机做起来的企业。听到“海鸥”回归,双方短暂接触就达成共识,这支团队火线加入到海鸥公司。

  “新海鸥”的发展还算顺利,经过与“老海鸥”产权、人员分割后,产品研发步入快车道。很快,在2014年初就推出CF100与CK20两款数码相机。由于产能等原因,一度供不应求。此后一年又先后推出CK10CM9型号,作为对经典相机的致敬,在造型方面借鉴老海鸥相机的经典机型,尤其是CM9双反的造型让人马上就能追忆起经典的4A、4B年代。

  然而,供不应求的局面没能持续多久。

  “怀旧只能是激发市场的一剂兴奋剂,靠怀旧只能赢得对‘海鸥’有感情的一批中老年群体。”市场分析人士说。更重要的是,相机市场这几年发生了不可逆转的下滑颓势。

  这只“新海鸥”似乎生不逢时。

  传统相机市场断崖式下滑

  数码相机全球销量从2010年的1.2亿台下滑至2016年的2430万台,下降幅度高达80%。尼康、索尼、佳能等行业巨头要么走弱,要么抽身。

  当下,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部,其功能日益强大,特别是高端智能手机不断兴起,使传统相机在消费者层面的影响力逐渐减弱。

  拿照相功能来说,iPhone7配置的两款摄像头,后置款像素为1200万,前置款像素也提升至700万,对大部分用户的日常需求已绰绰有余。近年来,出门旅游背相机的人也越来越少。

  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曲建涛说,自2010年数码相机市场创下1.2亿台销量登上顶峰后,数码相机市场这几年出现断崖式下滑:2016全球销量下滑到2430万台,下降幅度高达80%,预计2017年比2016年还会下降10%以上。

  “海鸥”在数码相机这条路上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特别是,海鸥面对的还是国内每年销售量仅200万台左右的市场,下滑趋势比海外更加明显。从其曾经要追赶的行业巨头尼康、索尼来看,这些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因数码相机业务不佳,尼康公司宣布通过提前退休的方式在日本国内裁员约1000人,相当于其国内员工总数的10%。去年底,日本索尼公司也陷入变卖资产的风波,宣布将位于广州的相机模块工厂索尼电子华南有限公司,作价99亿日元出售给深圳欧菲光科技公司。今年4月1日,欧菲光与索尼正式举行交接签约仪式。

  在外界看来,出售工厂是索尼迫于市场压力的无奈之举。索尼方面表示,去年以来索尼照相机销售额持续下滑。“索尼已重新评估并对其相机模组业务规模进行优化,将索尼电子华南有限公司产权转移给欧菲光,正是优化该项业务规模措施的一部分。”

  而被国内消费者定位成一家消费级影像设备生产商的佳能,其实早已悄然转身。在全球范围看,以打印机为主的办公产品才是佳能营收贡献中最大的业务。从卖硬件到卖解决方案,这是包括惠普戴尔在内的全球很多传统IT公司的转型方向。佳能最赚钱的办公打印业务也在走这条路,比如对超大文件的异地联网打印,用户可在A地点击打印,出差到B地的打印机上刷卡进行安全验证后再打印。从佳能过去10年的财报看,这家公司的销售额一直保持着一条十分平稳的曲线,没有大起大落。

  据了解,过去三年,海鸥数码相机的销售平均每年在两三万台左右。当时,曲建涛曾表示,海鸥的研发投入是千万级别的。他坦言,现在企业还没有达到盈亏平衡。

  由于受相机市场下滑的影响,现在空旷的海鸥工厂里,工人比以前更少了。“销售上不去,养人的成本居高不下,我们从前年底就开始裁员了,相机组装这块裁掉一半多。”

  不过,海鸥相机的重新上市,这本身就获得极大关注,品牌知晓度、美誉度已得到提升。“海鸥品牌的无形资产达到今天的高度,对一个沉寂十年的老品牌来说已属不易。”上海企业文化与品牌研究所所长周元祝说。

  期盼“海鸥”再次高飞

  从沉寂十年,到复出后的艰苦探索,“海鸥”目前所遭遇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老字号重振的困境。

  应该说,它是所有品牌、企业都会始终面临的替代、迭代、颠覆的场景。

  正如上海企业文化与品牌研究所所长周元祝所言,海鸥相机前几年通过国资产权结构重组、重振品牌的改革路径本身是正确的,今天这种以品牌资产人格化、企业产权变革为主体的改制方法,依然是老字号、老品牌体制创新 的比较合适的路径,是值得倡导的。

  梳理这几年上海老品牌的发展,其实有不少成功案例,如恒源祥、红双喜、凤凰自行车、老凤祥等都是通过不同形式的国资股权依法依规让渡,使这些几十年、甚至百余年历史的品牌得到了强劲的发展。

  新海鸥相机目前遇到的困境,是互联网时代带给所有传统行业的巨大挑战。当今企业发展最大的竞争对手,已不是我们可见的同业或者友商,往往是来自于行业外的创新性颠覆。

  采访中,海鸥相机董事长曲建涛感慨,这几年走过的路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苦”,两个字“很苦”,三个字“太苦了”……

  无论如何,海鸥品牌下一步发展还是要更大胆地拥抱创新、拥抱互联网、拥抱新模式,要发挥企业本身拥有的影像技术优势,对接新产业、新业态。

  我们已经看到,曾经的世界500强企业柯达,作为全球最大、最领先的图片制作商,被数码相机的产业化彻底颠覆,最终企业通过发挥自己的图片打印技术积淀和储备,已在高端印刷装备产业找到市场契机;最近一年,原本已堪称“几乎没有存在感”的自行车厂商,因为嫁接了共享单车,一举走出发展瓶颈,产能得到释放,迎来了第二个春天。

  今天的“海鸥”正在积极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开拓新的蓝海,这是令人欣喜的。伴随着体验经济、健康产业等新产业、新功能的崛起,数码成像行业还有大量可供创新对接的市场空间。

  况且,“海鸥”这个品牌,直至今天仍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和较好的美誉度。期盼“海鸥”再次高飞。

相机业断崖式下滑

“海鸥”的荣誉

作者:野狐禅责任编辑:野狐禅)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游戏整机手机家电